很快又沉在黑暗里


信息来源:http://cross-search.net 时间:2019-08-30 15:51

  5.保润依稀发现一道湿润的曲线闪着隐隐的白光,从香椿街逶迤而过。那是蛇的道路。蛇的道路充满祖先的叹息,带着另一个时空的积怨,它能被一片浅绿色的阴影引导着,消失在街道尽头。保润极目远眺,看清那片阴影其实是一把浅绿色的阳伞,那么晴朗的星期天的早晨,那么温暖的春天,不知是谁打着一把浅绿色的阳伞出门了。

  18.面包车开进井亭医院的时候,远远地,他看见水塔外面有一个黑衣女人的身影,很像,但等到他停好车,与安装工一起拖着防盗门过去,已经找不到的影子了,只有那两只乌鸦守候在水塔的顶上,呱呱地鸣叫。

  16.是仙女。仙女回来了。记忆訇然一响,成为满地碎片,放射出令人惊悚的尖利的光芒。她的毛皮大衣,一共拖拽着十年的时光。

  17.两只乌鸦还栖息在水塔顶上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有两只乌鸦栖息在水塔顶上。树枝分割的时空碎裂了。恍惚之后是惊悚,他忽然发现自己的生活充满了快乐的假相,而真相是连绵不绝的阴影,它像一座云雾中的群山,形状变幻莫测,排列的都是灾难的比喻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还在灾难的包围之中。

  14.藕香亭四周耸立着奇形怪状的石笋和太湖石,处处鲜花与竹影,竹影把阳光裁成了均匀的条状,铺在弯曲的石阶上,仿佛命运在此铺设了一根竹签,他走上去,一丝疼痛从脚底传递到头脑。晶莹的竹签状的阳光,那尖削和锋利,暗示正义,象征真理,给他必要的疼痛,然后为他领路,领他去往假山的山顶。

  3.祖父扛着一把铁锹在半条香椿树街上走来走去,所经之处,历史灰暗的苔藓一路蔓延,他的脚步无论多么谨慎,对于沿途的居民或多或少是一种冒犯。

  15.椅子上的那滩尿液已经干了,疏淡的阳光透过藕香亭的花窗,在椅座上编织出一条奇妙地链形。

  24.她凝视着那张微胖的保养良好的面孔,依稀发现了某些字迹,他的半边脸上写着“商业”,另半边脸上写着“道义”。

  7.阳光召唤着房间里的尘埃,尘埃已经老得步履蹒跚,它们集合的速度非常缓慢,经过无数次混乱无序的排列组合,尘埃勉强组成了一道脏乱的彩虹,懒洋洋地斜跨半空,祖父的房间显得瑰丽而诡异。

  19.她坐在窗边,看书,或者发呆,像一个旅行者坐在自己的火车上。他眺望着她的火车,她的旅程。他可以望见她的火车,但眺望不到她的旅程。

  22.手术室外等着好几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女孩子,容貌身材各异,焦躁怨恨的表情则显得雷同,这支独特的人马汇聚在一起,每个人的腹腔与子宫里,都秘密地隐藏着一份简短的人生小结,专供医生浏览。

  13.看守带他穿过一条长长额走廊,青砖地上有一道稀薄的波纹状的阳光,它始终在他的脚尖前方波动,引导他往拘留所深处走,像一个神经的幽灵,前来认领一个失散的亲人。

  11.他的绳子被柳生拿过去了,那堆绿白相间的绳子正在柳生的胳膊上晃荡。一圈白色的诱惑,套着一圈绿色的邪恶,一圈绿色的邪恶,套着一圈白色的虚无。四月就是四月,这个季节充满了圈套,所有圈套都是以欲望编织而成的。

  9.看绳索沙沙地切入棉质衣物,咬住那些陌生的皮肤,犹如一条蛟龙游走于草地,丛草无声倒伏,他能够觉察到那些肉体从反抗到挣扎,渐渐柔顺,渐渐空洞,最后开始迎合绳子的思想。

  12.她跨过铁条门的一瞬间,那股清凉的栀子花香也涌了进来,保润看见水塔里桶状的阳光跳了一下,他条件反射,跟着阳光一跳,躲到了一只柴油桶后面。她一来,他整整一个春天的焦灼消失了,她一来,他整整一个春天的等待也结束了……整整一个春天的四年,现在有了回报,整整一个春天的欲望,从黑暗到黑暗,好不容易找到最后的出路,居然还是这条绳索之路。

  23.这个城市新兴的高楼大厦吞噬了她的影子,一张巨大的疏密有致的渔网随时准备着,放纵着她,或者打捞她。她的身上,隐隐散发着蹊跷的鱼腥味,不,她还不如一条鱼,鱼有大海,

上一篇:6639】为您解答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