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进来一个眼角长着皱纹


信息来源:http://cross-search.net 时间:2019-08-22 07:52

  “月白月白!你就知道月白!她不回来你连婚都不结了?找也找了这么多年,我看人就死在外头了,还有什么好等的?乖,听妈的话,你跟那孩子拖着这么多年,不想想人家等不等得起。别拖着人家,结婚行吗?”

  此时进来一个眼角长着皱纹,身材丰腴,保养得体的女人,她一张嘴,安静的书房就如同喧哗的街市:“谭谭啊,你说你也二十七了,还不嫁人?啊?才女才女,没人要当才女做什么?有用没用?没用哇!你这已经是个老姑娘了,怎么还不嫁人?妈的肉都给你愁掉光了……你看看,妈为了你的婚事愁白了头,拖着亲家那边脸都丢光了,你就不上点心嘛?”

  这段几乎只剩下声音的记忆,还有林月白稚嫩的目光,深深镌刻在她的脑海里。她把林月白丢了,时时刻刻都活在愧疚中。如今她要在这份愧疚中接受她妈的催婚,不许耽误别人的时间。人活着,就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道德约束,她习惯了,在经历这么多次永恒不变的催婚中,她终于妥协了:“都听妈的……”

  金雀这时众星拱月一般出现在舞台上。她嘴角含着笑,显得天真不落俗世,身体却扭出十分曼妙的曲线。红色旗袍贴身,腰部镂空,覆盖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白纱。台下宾客似乎看呆了,舞厅一时只有音乐靡靡之声。

上一篇:前一段时间买了盆小金雀花 下一篇:没有了